訂閱

多平臺閱讀

微信訂閱

雜志

申請紙刊贈閱

訂閱每日電郵

移動應用

商業

好萊塢明星之惑:票房靈丹變毒藥?

Isaac Feldberg 2019年12月28日

故事本身的吸引力超過了劇中演員的光芒。

1969年,在穆索法蘭克燒烤餐廳,阿爾·帕西諾飾演的經紀人告訴男主角,要想重新開始他的電影生涯,唯一的希望是飛往意大利拍攝西部片?!懊鲾[著,老伙計,”男主角一邊往外走向停車場,一邊對布拉德·皮特飾演的克里夫·布斯感嘆道,“我過氣了?!?/p>

《好萊塢往事》劇照

這是《好萊塢往事》的開場,它是昆汀·塔倫蒂諾的最新電影,也是一部長篇電影明星備忘錄。這樣的開場白暗含著對電影明星意義的探索——他們曾經的意義、事后回想的意義,以及他們今天被賦予的意義。

“你可是鼎鼎有名的里克·道爾頓。你可別忘了?!痹凇逗萌R塢往事》中,克里夫在萊昂納多·迪卡普里奧飾演的男主角里克前往片場的途中對他說。但里克不是那個需要提醒的人,他相信自己就是傳奇,只不過是好萊塢的人不再討論這個傳奇罷了。

里克缺乏安全感。在今天的好萊塢,這種心理更普遍。

近年來,主流電影明星逐漸淡出人們的視線,取而代之的是迪士尼等品牌的電影、《速度與激情》、漫威等系列電影,以及各種類型的體裁題材的類型電影(尤其是恐怖片)。這三者的核心都是概念,即故事本身的吸引力超過了劇中演員的光芒。

《利刃出鞘》劇照

靠明星吸引票房不再屢試不爽?!独谐銮省肥且徊勘娦窃萍膫商絼?,首日4200萬美元的票房比預期多出了一倍。但每出現一部《利刃出鞘》式的成功,之前肯定已經有過一連串地震式的失敗。比如《霹靂嬌娃》和《布魯克林孤兒》。

今年秋天,威爾·史密斯和布拉德·皮特等大牌明星攜《雙子殺手》和《星際探索》等重磅作品強勢回歸,卻慘遭票房和口碑雙雙打臉;阿諾德·施瓦辛格和琳達·漢密爾頓在《終結者:黑暗命運》中再度合作,也只賺得2900萬美元,導致天舞影業取消了日后再拍續集的計劃;由馬特·達蒙和克里斯蒂安·貝爾主演的賽車題材影片《極速車王》上映數周才剛剛讓20世紀??怂箤崿F盈虧平衡。

市場用數字告訴從業者,觀眾不再只為電影明星買單。

創新和好角色仍然賣座

哪些明星幸存了下來?以及更罕見的是,又有哪些明星誕生了?Comscore的票房分析師保羅·德加拉伯迪安觀察了過去幾年里觀眾擁躉哪些電影類型,表示:“目前,真正有影響力的是新鮮感和原創性?!?/p>

德加拉伯迪安指出,明星的號召力在減少,電影需要通過新奇有趣的內容增強自我推銷的能力?!独谐銮省肪褪且粋€很好的例子;盡管上映首周就撞車了動畫巨制《冰雪奇緣2》,但它的票房遠遠超出了人們的預期,同時也給了包括丹尼爾·克雷格和杰米·李·柯蒂斯在內的演員一個突破的機會。

然而,傳統理想中的電影明星并沒有完全消失。德加拉伯迪安很快指出,萊昂納多·迪卡普里奧就是其中之一?!皩ξ襾碚f,明星的力量就是明星、角色和電影的完美結合?!彼f,“而不只是真空中的星星?!?/p>

《盜夢空間》劇照

從這個意義上說,萊昂納多既是電影明星,也是電影品味的創造者。這位演員在挑選角色、故事和導演方面的洞察力可謂首屈一指。在過去的十年里,他拍了八部電影,有時在兩個項目之間會出現好幾年的空檔。從與馬丁·斯科塞斯合作的《禁閉島》和《華爾街之狼》,到與克里斯托弗·諾蘭合作的《盜夢空間》,萊昂納多的名字就意味著優秀和穩定。

德加拉伯迪安說:“現在最重要的是,明星們能連續挑到多少個好角色?!痹诤萌R塢的黃金時代,像加里·格蘭特和奧黛麗·赫本這樣的明星幾乎是無懈可擊的,觀眾總是愿意他們的電影買單——哪怕他們的上一部作品并沒有讓世界為之瘋狂。

“那時的世界還沒有流媒體,現在我們正在前所未有地經歷內容碎片化?!钡录永习舱f,“也許明星會再次成為電影的重點。但在你心里,哪些人的電影一定能讓你走出家門,走向電影院呢?”

盡管像萊昂納多這樣的明星越來越少,但他并不是唯一一個。德加拉伯迪安指出,湯姆·克魯斯之所以能保持其明星號召力,主要是因為他行事謹慎?!皽贰た唆斔钩鲅荨秹阎玖柙啤泛汀兜姓櫋?,這種組合勢不可擋?!彼f,“但湯姆·克魯斯也有失手的時候,比如《木乃伊》?!?/p>

浪漫喜劇明星要么消失了,比如朱莉婭·羅伯茨和凱瑟琳·海格爾,要么和馬修·麥康納還有艾瑪·斯通一樣,變成了獨立電影圈中更有趣的戲劇演員。亞當·桑德勒幾年前成為Netflix的常駐喜劇演員后,幾乎沒有上過院線。丹澤爾·華盛頓基本上只剩下動作驚悚片;他的品牌很強勁,但戲路很窄,雖然法律劇《羅曼先生,你好》為他贏得了奧斯卡提名,但沒有賺回預算。

《愛樂之城》

瓦昆·菲尼克斯和瑞恩·高斯林等演員位居好萊塢二線,雖然地位略低,但仍然非常有影響力,他們也通過參演高風險和依靠團隊執行的項目贏得了聲譽。他們的成功堪稱黑馬,比如菲尼克斯的《小丑》和高斯林的《愛樂之城》,但并不代表演員本身是票房保證,從《希斯特斯兄弟》和《登月第一人》等影片的失敗中就可見一斑。

盡管斯嘉麗·約翰遜基本上被歸類為漫威明星,但她在扮演其他角色時偶爾也能證明其票房吸引力,尤其是科幻驚悚片《超體》,該片2014年的票房收入是預算的11倍。不過,她大多數時間還是作為聯合主演出現,雖然Netflix不公布票房收入,但她于12月6日線上首映的《婚姻故事》四周票房估計只有100萬美元,這個數字即使對于流媒體服務而言也令人失望。

圖片來源:FREDERIC J. BROWN—AFP VIA GETTY IMAGES; HOLE: PAUL SOUDERS—GETTY IMAGES

形勢在變化

由萊昂納多和皮特這兩位頂級“流量”首次聯袂出演的《好萊塢往事》上映時,感覺就像是一場難得一見的觀影活動。

像他們這樣的大牌明星有多少機會同時參演一部電影?而且還是在昆汀這種知名導演的電影中聯合主演?這部電影在今夏上映,似乎是一種對電影的反抗。票房分析師對其能否在夏季票房中大賣爭執不休,尤其是和迪士尼的新版《獅子王》對比(聽起來有點荒謬),好萊塢最耀眼的明星陷入和全世界最會圈錢的公司的對抗,頗有些喪家之犬的感覺。

有了兩位電影明星的加盟,《好萊塢往事》獲得了成功。但今年,好萊塢已經能夠感覺到業界正在發生巨變。海報上有著經典燦爛笑容的帥氣男主角,再也不可能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來領銜一部浪漫喜劇了。一部高口碑電影的內核絕不能僅僅是一位明星。

《冰雪奇緣2》劇照

去年電影行業的最大特點是迪士尼對電影行業帝國主義式的掠奪,通過制作超級大IP的系列電影(最著名的就是漫威系列和迪士尼系列)以及旗下大熱電影續集賺得盆滿缽滿(比如翻拍《獅子王》和《阿拉丁》以及拍攝《玩具總動員4》和票房冠軍《冰雪奇緣2》等續集)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盡管迪士尼已經證明了自己的造星能力,尤其是在漫威電影宇宙里,有克里斯·海姆斯沃斯和克里斯·普拉特這樣的明星,但它的每一顆大搖錢樹都并非任何演員個人。盡管《阿拉丁》今年全球入賬10億美元票房,但該劇主演梅納·馬蘇德最近告訴“每日野獸網”,從那以后他就再也沒能試過鏡。

迪士尼的動畫和經典動畫的真人版翻拍(比如《獅子王》)本身就是品牌。唐納德·格洛弗和碧昂絲為《獅子王》的主演們配音,但選他們感覺更像是錦上添花,而不是票房救急策略。幾乎沒有人會否認,即使不用這么大牌的明星,這部電影仍然會大賣。

《獅子王》“真人版”劇照

而在漫威宇宙之外,像海姆斯沃斯和小羅伯特·唐尼這樣的漫威領軍人物在《海洋深處》和《法官老爹》這樣的單人電影中也遭遇慘敗。唐尼將于明年上映的《多力特的奇幻冒險》是一大挑戰,這部家庭冒險片耗資巨大,除了一群會說話的動物的滑稽表演,這部影片的票房重任幾乎完全壓在了他一個人身上。

有時,系列電影也未必就足夠安全?!独咨?:諸神黃昏》的主演海姆斯沃斯和泰莎·湯普森脫離了漫威角色后,在系列電影的外延《黑衣人:全球追緝》中嘗到了現實的苦澀。盡管他們已經在銀幕上建立了親和力和明星吸引力,但還是以失敗告終。道恩·強森和杰森·斯坦森脫離原有的《速度與激情》系列,制作了自己的《速度與激情:特別行動》外傳電影,票房不及速度與激情系列最新三部,這也讓人們不再熱衷于延伸原有角色拍攝外傳的想法。

在談到《黑衣人》以及慘淡的最新一集《終結者》時,德加拉伯迪安說:“如果明星成為大系列電影的一部分,通常如果這些系列不再那么受歡迎,再有吸引力的明星也難以讓這個系列起死回生?!?/p>

好萊塢新星

在這個新的好萊塢,像A24和索尼經典影業這樣的邊緣獨立制片公司正在通過超過1億美元的大制作造星。越來越多的新星不是來自好萊塢大片,而是來自獨立電影圈。

憑借對社交媒體的精明洞察、突出文化特質的故事(因此這些故事也確實很有趣,哪怕質量得不到保證),以及不斷涌現的幕后天才,這些獨立制片公司為年輕演員有力打造出眾的推介影片,并為其傾盡全部資源進行推廣營銷。

《哈利·波特》劇照

提莫西·查拉梅曾憑借《請以你的名字呼喚我》獲得奧斯卡提名,年初的《仲夏夜驚魂》讓佛羅倫斯·珀異軍突起,《伯德小姐》兩年前捧紅了西爾莎·羅南。這三位新星下個月將和《哈利·波特》主演艾瑪·沃特森以及《利器》捧紅的女主角伊麗莎·斯坎倫一同出演格蕾塔·葛韋格的《小婦人》。這部有望奪得奧斯卡的電影將會和《好萊塢往事》一樣,讓人真正感受到明星效應。明星效應仍然存在,像《小婦人》這樣的電影說明了這一點,只是變小了。

“我們今天必須改變‘造星’的觀念,”德加拉伯迪安說,“原因是技術和文化都不同了。1930年的明星和2019年的明星完全不同,2050年的明星也將不同?!?/p>

“在電影界,一加一并不總是等于二?!彼a充道,“明星效應不是一門精確的科學?!?/p>

如他所言,盡管對電影明星的造星定義一直多變,但在好萊塢,變化之風才是永恒不變的。

邁克爾·B·喬丹和杰米·??怂箤⒃谀甑壮鲅菀徊繜衢T法律劇《正義的慈悲》。他們兩位都曾經是票房大熱,該片的營銷還將得到華納兄弟的大力推動。再往后,雖然《霹靂嬌娃》沒有成功,但克里斯汀·斯圖爾特將在《水下》這部前衛的科幻驚悚片中再度嘗試,這是20世紀??怂乖谂c迪士尼合并前拍攝的最后幾部電影之一。當然,《多力特的奇幻冒險》也是其中之一。

去年剛剛去世的偉大編劇威廉·高德曼說過一句經典的話:“只有上帝知道一切(Nobody knows anything.)”如果他今天還活著,面對影壇現狀,可能除了那句也沒什么好說的了。(財富中文網)

譯者:Agatha

我來點評

  最新文章

最新文章:

500強情報中心

財富專欄

云南麻将杠上花打法